Site Overlay

《职业导演》-介绍

介绍

“你就是那导演啊,一旦你的片子出状况了,别管是因为艺术问题还是项目运作,我会像对待一个临演一样用你或者开你。”

我的初次工作面试的经历

这本书不是关于在哪儿摆放摄影机的

也不是关于那些电影界的大师

这本书只讲一件事情:受雇于指导电影或电视剧集

更重要的是,这本书是关于如何让导演这个梦想成真,这本书是关于如何持续导演生涯,并在不景气的时候如何抢跑。这并不是说把摄影机摆在哪儿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或者那些电影界的大师没什么值得学习的,相反那些很重要。《职业导演》这本书将要和你探讨的是另一个不同的角度,关于你的导演手艺。

这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电影导演是A级别导演,轰动大片的缔造者。还有一些是“作者导演”,他们写作、制片并指导自己的作品。其余的就是我们了,我们希望能够获得A级别导演的地位,受聘拍片。

我们受聘指导电影、电视电影、剧集、纪录片。有时候作品看起来不错,有时候也不好。你会想,也许作品牛逼了,你就会很快火起来,去他妈那些职业建议。事实上,除了你的片子周末票房入帐五千万美元或者得了奥斯卡奖,不管你作品最后如何,我们每次的导演工作都面临着严肃激烈的竞争,每天都有一些事情,我们去做或者忽略没做的事情都影响着下次被雇佣的机会。

这就是《职业导演》这本书所关注的

目前,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非常好的书是关于那些A级导演的,但是却很少有途径出版讨论成功的职业导演。

是的,如我所说,95%的导演们随时被雇佣工作,而且我们的工作条件远远不同于那些A级导演。A级导演们拥有的,或者影片的背景所赋予的,那种力量强大到可以像古老的国王一样绝对化的去处理问题。但是在职业导演的世界里,制片方才拥有那种权力,甚至包括聘用和解雇你的权力。这造就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比如:在A级导演的世界里,主演是由导演选角的,他们对导演非常忠诚。然而,在雇佣导演的世界里,主演一般是由制片人雇佣的,他们往往在筹资方面比你更重要。他们更忠诚于他们的个人地位或者制片人或者他们的公众形象。而你对于他们来说并没什么必要。这本书是关于获得一些技巧在这种混合局面中找到你的位置,并用这些工具来做那些你必须做好的工作。

另一个例子是:对于A级导演来说,你拥有非常宽泛的权力凌驾于脚本之上。你可以就你需要随意更改。但雇佣导演一般很少能越过制片人的阻碍来更改脚本。《职业导演》这本书是关于获得技巧把脚本改成你所需要的样子而避免不必要争执的风险。

《职业导演》这本书遵循线性的方式组织内容,涵盖了从第一次通过电话沟通的准备工作一直到摄制以及后期的所有重要环节,直到你得到下一份或者更好的工作。

但是你可能会问,总有人找我,为毛我要关心这些事呢?

因为我们工作之间的竞争关系,好吧——直说吧,试着这样去想这事:这个世界上175个国家里拥有超过6,600所综合大学。(2005年作者出版此书)还不包括少量的一些收费的技术型学校和贡献型机构,这些大学大都拥有影视学院。这个世界上大概就有那么多的影视学校,每个学校每年培养出一个有前途的掌握了导演工作的基本要领并依靠精确学习到的内容从事导演这个工作。那意味着,每年这个世界上会出现6千名有实力的导演!

还有另一种方式来看待这件事。每年英语片电影发行到院线的故事片超过500部。当然,低于50部的影片的导演因为电影牛逼而跻身A级导演地位。这意味着有450位导演带着最近院线作品的附加价值准备向下寻找低预算影片或电视剧集,而那些工作正是你准备晋级争取的。

为什么他妈的这么多人想干导演?

因为导演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了,再没有更好的了。

试想一下,

你电话响了,一脚本递到你手里。一个牛逼剧本!一个人来确认你是否收到。一个司机把你接上车,一个新的哥们儿!办公室里的人对你都特别友好,真他妈的友好!你主持有趣的美妙的充满创意的会议!每个人都聆听你,给你配备了一票超能干的班底。他们为能同你合作而雀跃。然后你眼前又出现了一大票儿著名演员。他们欣然接受你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然后你说出了那个充满魔力的词语“Action”所有美好事物涌现出了美妙生活。你创作的那些美妙的图像、声音像溪流一样,当他们被呈现在千千万万的观众面前,他们感受到强烈的愤怒、大笑、眼泪甚至鼓舞。评论家们疯狂的赞美着!最后,那些花终于随着溪流漂到了你的门口,恭喜!你刚刚在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说不定还能更好,这真是这个时代最他妈好的工作呀!

哦不,想想状况B吧!

你电话响了,一个脚本到你手里。这个脚本需要被导演加工!制作办公室里的人乱成一团,还当着你的面。你参加了一个会,一个动不动脑情绪、没他妈什么结论的让人生气的破会。人们听听你说的话,然后开始按他们自己的感觉开始干活儿。组了一票儿很不情愿的班底。一票儿过气的演员在你的眼前晃荡。他们还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招牌形象。 然后你说出了那个充满魔力的词语“Action”然后所有的事情颠颠簸簸的表现出生活, 你创作的图像、声音像溪流一样, 当他们被呈现在千千万万的观众面前,带来夹杂各种原因的愤怒,评论家严厉的批评它,没有花,没有朋友,也没有什么历史。只有留在景台上的一对传说中的问题!你可能很快就不再干这行了。

也许比这种情况更糟糕。任何事都是动态变化的,几个致命的错误就会让状况A转变为状况B。抓住一些好的机会,有一些率真交心的朋友,团结甚至激励团队,然后B就转变为A了。

我们工作在一个高压锅里。即使是一个超小型的团队也需要很大一笔费用保持每天、每个小时的运转。花在景台上每件事务上的费用需要知道你的工作必须确信每个观众不会流失。我们要面对天气压力,时间压力,创作压力,人际关系的压力,部门间压力,心力交瘁的压力,和一切拜上帝所赐的压力(因重压而垮掉的状态可能会持续一个小时、一天、甚至整个余生)我们确实在重压之下要持续工作相当长的时间,而且经常是在艰苦的不怎么舒服的地方。我们很多天、很多星期、很多个月的承受着这些压力,天天和一群陌生人一起吃饭,工作,就像在罐子里的沙丁鱼一样。当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又要遭受有没有人在找你干活儿的磨人的压力。

当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导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如果不是,那还真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工作。经验丰富的导演或者有希望露头的导演,当脚本送到你手里你抓住了机会,好运就来了!

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你正因为状况A而收到赞美那并不意味着你不会得到一些因为状况B而产生的责备。

是的。

有些事情可以防止状况B再次出现吗?

是的。

你将会在这本书中找到答案吗?

是的。

这本书里面有一些你已经知道的。一些不言自明的。一些你可能不会同意。还有一些是非常难于练习的。但是希望你得到这些点子可以帮助你聚焦在你以前没有怎么注意的导演手艺上。

关于性别称呼特别提到一点。“他/她”是令人尴尬的。“他们”更糟糕。我们的工作赋予男女平等非常大的好处。男人和女人做着相同的可替换的工作并获得同样的酬劳。所以我更愿叫“DP”(摄影指导)胜过称呼 “他/她”。所以这样别人就不会误认为我们说的摄影组都是男的或者女的。

还有一些我必须要说的是特别针对一些新露头的导演。我会在书里适当的地方点到。那些我特别要说的是业界已经形成的专业技能。但是大部分都是对于职业导演而言的。不管是你第一次指导还是第一百次指导。因为直到你达到A级导演的地位,游戏规则始终是游戏规则。

但是你可能会说,我只需要依靠我的才华就可以啦。只要我能拍出牛逼电影,牛逼电视片,管其他那些鸟事。

我以经验来说另一种情况吧。

A级别导演一般来说也不是导演级别的终点。一般来说,当奥斯卡得主或者轰动巨片导演自立门户一阵子之后,他们还是会回到受聘拍片的状态。当作者导演通过一些重复拍一些失败的小电影或者最终在电影节获得成功之间,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处于受聘的职业导演范围之内,极少数的熬成一个新的吉姆-贾木什将能够摆脱职业导演工作,其他的则慢慢消失了。扫一遍这5年来的电影节名单,用IMDB.com搜索一下导演吧,为你自己去看看吧。

事实上,能够持续工作下去的导演们成了忠告收集者。我们发掘每一个细小的知识去经营这门手艺,如何从我们的团队成员那里获得最大的价值、避免对作品的破坏、浪费时间以及项目自身种下的雷。

电影是一种非常强烈的社会媒体,导演定义是“人,人类”,当景台上都是烦闷冗长的废话,那些寂静的魔法和神秘的创造难道都是神话吗?大部分导演都说太多话了。他们也必须说。总是有那么多的选择,棕色还是黑丝?奔驰还是宝马?85镜头还是50镜头?更悲伤一些还是更高兴一些?大一些还是小一些?巧克力味还是香草味?一天差不多有上千个问题。当然大部分问题导演需要给出选择。导演助理可以指导演员表演。摄影师可以给出可行的镜头拍摄方式。驾驶工会会决定是把塞尔玛还是路易斯驾驶经典款的T-Bird还是一个生了锈的HONDA思域出租给剧组。一些人总是在问,一些人总是在做选择。一天上千个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可能带给我们潜在的打击。

如果你说:“我所作的一切只需要好好做好我的工作,别的就不管了。”什么工作能好到可以这么精确的测量啊!

是的,显而易见虽然每个周末的票房都有好几千万美元,但是经常我们的作品的成功是非常难以被评估的。假如你刚刚指导这一季六人行22集中的第6集?你怎么评估?每周的收视率并不能评估你。这不象是他们会广告说那一集是你的作品。相似的,电视网负责人或制片人们并不会相信导演们从电视电影或者mini系列剧得来的荣誉。他们反而会讨论那里面包含的失误和不足,或者明星或者主创。唯一当电视内容同导演密切关联起来只是艾美奖之夜的那几分钟。那么院线电影呢?行业领袖们,他们评估的知识来自于大量可以获得票房成功或造成票房失败的因素,演员卡司,档期,剧本,宣传推广,然后才是电影摄制的因素。所以如果一个导演的票房不成功就通常会排到第二或第三选择。常常,但也不总是这样。如果不是建立在成功票房的原因上的话,那该通过什么来判断你值得被聘用或再次受聘呢?

这恰好是《职业导演》这本书所关于的内容。得到工作,做好工作,得到更多的工作。

因为对于一个导演来说,不工作就意味着慢慢死掉。你必须干活儿。忘了钱吧(当然你也必须吃饭,但如果你只是为了吃饭还不如去学牙医,而不是学电影),忘了这个工作可能带来的那些牛逼荣誉吧。你指导影片是因为你喜欢讲故事。你活在你观众的眼睛里,当你的声音变成轻声细语,你轻轻的说:“她蹑手蹑脚的穿过幽暗的潮湿的洞穴,一种不详的呼吸一直伴随着她,突然,BOOM!”然后观众们跳起来,大叫,大笑,然后在那个瞬间,他们忘记了自己本身是个科学老师或者延期还没交的汽车贷款或者那天下午医生说了什么东东。

在那个瞬间有一些存在于你和观众之间的一些东西,那远远超过任何你因为工作而获得的酬劳。但是想要得到那个瞬间,并重复那些瞬间,你必须穿过一条非常复杂的迷宫。你必须接到活儿,还得把活儿干好。你还得和那些会再次给你活儿的人交朋友。

这就是《职业导演》这本书将要讲的内容。

谁有资格说这些事儿呢?你可能会问。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电影电视界最愚蠢错误奖的话,我有片子一定能大获全胜。我曾经放弃了重要的项目因为我觉得拍摄场地是错的。我曾经拒绝去巴黎拍的高报酬工作而帮助我之前的一部糟糕的电影混音。我曾在疯狂的行政人员和好相处的团队成员之间游移,也挑战过腐化败坏的发行商尽管他们有非常多的片子可能可以雇佣我。我也曾恳求电视网负责人聘用我因为我真的很想拍那支片。很多年,我在片厂要求错误的人去做正确的事情。我犯过很多错误,我已经活到了可以讲些经验故事了。

我的第一份商业娱乐方面的工作是在3岁的时候,我有一个虚构的广播节目。我每天晚上睡觉前给我自己唱。等到6岁的时候我真的和我大哥成为真正广播节目的歌手。然后我们毕业了,就去电视上参加一系列的各种流行的节目,唱片,旅游片等。所有这些都是我14岁前的事情了。所以我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成长去追逐那种时光,那些观众忘记一切只与你在一起的时光。

后来我去了电影学校。毕业前我指导了一个获得一些奖项的纪录片。然后我受雇于一个小型工作室去拍另一个远离监管的纪录片。我拍了那个纪录片-还秘密拍摄了一部即兴故事片在相同的时间内相同的班底和相同的预算下。纪录片获得了利润,故事片也在一些小院线发行,褒贬不一,然后我的活也接着来了。

目前为止,我已经指导过4部院线作品,他们都会常常在午夜电视上播放。我也为主流的几个电视网指导了很多受欢迎的电视电影、数不清的电视剧集和一些纪录片。我也写过一些剧本由其他导演指导。我曾说过没有什么项目是糟糕的,我也经历了许多没有被选中拍摄的剧集的数量差不多和有挑战的比较火的剧集一样多。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家庭支持着我,在我们去墨西哥露营的路上,我们一起还制作了非常复杂的家庭电影。

我持续接着活儿

不是因为我赢得过奥斯卡(我还没有),也不是因为我得过艾美奖(我也没有),也不是因为我是个工作狂(因为我也算不上)

制片人聘用以及持续聘用像你或我这样的职业导演,他们的原因多的足可以填满一本书。

这本书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