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职业导演》第六章  后期制作

后期流程

在不同的影片中,后期制作流程的功能是不同的,虽然有足够多的做法,也可以简单加以概括。剪辑师对收到的拍摄素材进行整理和剪辑。最终他们会制作出所谓的 “剪辑师版”。拍摄结束后,导演和剪辑师坐在一起制作 “导演版”,然后,除非导演在合同中拥有最终剪辑权(非常罕见),否则制片人会筛选剪辑版本。有的时候他们会接受,但有时他们会要求(或简单地做出)修改。影片终于“定剪”了。声音经过剪辑。音乐经过创作和录制。音轨经过制作和混音。颜色进行调色后。把片名放上去之后就可以发行了。

对于导演来说,后期制作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你刚刚从一个嘈杂的片场出来,那里有一百个人从四面八方向你涌来,同时带着一百万件事。而剪辑室里很安静。一对一。只有你和剪辑师。后期制作比摄制的技术含量高得多,因为后期的机械化程度要高得多。所有的机器都有名字,有特定的功能,并且能够产生几乎无穷无尽的创造性效果。

导演的问题在于要知道你想要什么,要知道你可能会得到什么,要知道如何能及时的提出要求。这个过程虽然是灵活的,但它本质上是线性的。换句话说,这个过程像是在A上建立B,在B上建立C,以此类推。因此,如果一个镜头很好用,旦色彩很糟糕,这可能会激怒导演,但如果你让剪辑师停止剪辑来调整色彩平衡,你就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时间再次成为导演的头号敌人。有一个后期时间表。有一个“播出日期”或“上映日期”。一般你很少有足够的时间去探索拍摄的镜头中的所有可能性。所以导演制作后期的关键是理解流程。这样才能像拍摄一样有效地引导它。

剪辑室

“剪辑室〞有着神奇的名声。奇迹确实发生在那里。但现实却远非如此。它通常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有一台台式电脑,几个驱动器和一两个显示器。那里有两三把椅子,一些放磁带的架子,可能有几张电话单钉在墙上。环境完全不迷人。

制作流程一般是这样运作的:你在片场拍摄的素材。如果是胶片,就会送到洗印工作室。他们处理每日样片,如果是纯胶片处理(越来越少,他们会进行洗印,或者转换为数字中间片。然后这些磁带被送到剪辑室,剪辑助理在那里将每日样片记录到计算机的硬盘上。然后这些样片的拷贝副本是为制片人、导演、DP等提供的。剪辑系统尽管有各种不同,但它们所做的都是将镜头按场景储存。然后,剪辑师开始将这些镜头组合成经过剪辑的一场戏,再将剪辑过的每场戏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影片。

导演的拍摄风格是在一个长时间、连续的、不可剪切的镜头中拍摄每一场戏。剪辑师要做的就是把镜头的头部剪掉,把尾部剪掉(在你说“剪”后),然后把所有镜头连在一起。但大多数导演都会拍摄分切镜头。因此,剪辑师将所有的镜头组合在一起,从主镜头、特写、插入,就像用文字处理器组织文档一样。剪切,移动,粘贴,删除。

基于计算机的剪辑系统可以执行各种各样的视觉和音频效果。软件能够做消色,叠化,速度变化,做快速和慢动作,颜色校正,添加标题,修改音量和均衡的声音。它还可以做一些有趣的视觉效果。类似PS效果。但剪辑师通常太忙了,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除了真正的剪辑影片,他们把其他一切都留给了其他专家。剪辑师专注于剪辑这个故事。

剪辑师到底是什么?

忘记好莱坞给我们的形象吧:一个谦逊的操作员蜷缩在一架Moviola前,顺从地把导演要的镜头粘接在一起,对导演说出的每一个见解都钦佩地点头。去想想电影《超人》里的佩里·怀特吧。你知道作为报纸编辑克拉克 ·肯特(超人)的领导是一个多么坚韧不拔的人。佩里大喊大叫。他拿了露易丝· 莱恩那本有前途但组织混乱的小说,要对它进行编辑。有时他甚至会把它改写成他觉得人们能理解和回应的东西。一个好的电影剪辑师通常不狂欢或抽雪茄,而是做着报纸编辑或类似的工作。电影剪辑师不是简单地把镜头拼接在一起,他根据拍摄的元素创造了一个生动的故事。有时会得到导演的帮助。有时也并没有。剪辑师是个讲故事的人。和编剧和DP的创造力属于同一层次。

在导演拍摄这部影片的整个过程中,剪辑师在剪辑素材。他可能还会不时地把有问题的镜头剪辑在一起给导演看。或者额外再帮制片人检查一下。剪辑师通常每天要在键盘前工作12-16个小时。他们通常没有加班费。剪辑师会有眼疲劳、腱鞘综合症、姿势和体重的亚健康问题。这并不是一个很健康的工作。

剪辑师们在不同类型的影片中以不同的速度工作。在电视剧集和电视电影中,剪辑师在杀青后几天就做好了一个相当好的剪辑是很常见的。而电影通常需要更多时间去探索各种可能性,所以剪辑的速度也会较慢。

但无论如何,导演通常会在影片拍完的前几天给剪辑师打电话,约好时间过来开始剪辑。剪辑师通常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剪辑,这样他就有能看的东西给导演看了。他通常会在他们到达前一两天把这个影片的剪辑版磁带寄给导演,以便导演做修改笔记。

剪辑室里的导演

当导演来到剪辑室工作时,剪辑师通常会为导演放映整部影片。他们会讨论,就行动计划达成一致,然后开始工作。剪辑师坐在键盘前碰触控制键。导演坐在剪辑师的后面。看评论,以及指导。

每个剪辑师都有自己的流程。每个单独元素如何改变是值得密切关注。剪辑师们倾向于首先删减内容,如果画面里没有故事,就无法讲故事。所以,在剪辑的进展中,当整场戏的意思逐渐变得清晰时,剪辑师才会越来越去关注感觉。

有一种很常见的剪辑技巧可能会让没有经验的导演感到困惑,那就是“声音优先”的风格,许多剪辑师用它来剪辑有很多重叠部分的对话场景。他们首先会把音频剪辑在一起,形成一个听起来有逻辑的对话。然后他们会把合适的画面和它匹配在一起。在这些程序完成之前,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这一切都像是乱七八糟的。

一个了解这个过程的导演会知道等待剪辑师完成后再发表评论。但有时也很难知道他是否结束了。他坐在你面前,弓着背在键盘上敲击着。影片突然开始播放。就是这样吗?我现在该说点什么吗?

当我做剪辑师的时候,我记得导演们说:“让我们把特写镜头提前一点。〞我会做那个剪辑的。我会预览了一遍,看到它需要修剪几帧。但导演又会说:“不行,不太好。让我们再试试…………”那么我作为一个剪辑师应该做什么呢?同意我的导演,然后继续前进?即使我知道正确的做法是调整剪辑点?还是我应该停下来和他争论?尽量不要让你的剪辑师陷于这种境地。

剪辑师最讨厌什么

导演们有时会在剪辑室里表现出一种行为,这会让大多数剪辑师抓狂。导演会看着一个镜头,然后突然跳起来指着(甚至碰一下)屏幕大喊:“切那里!”

伙计,剪辑师知道怎么从广角镜头切到特写镜头。这就是他们的工作。剪辑师们不需要导演教他们如何进行删减或重叠。适当的评论应该是,“这感觉有点慢”或“尝试减少一些对话的分切”或“我想在主镜头中保持更长时间。”剪辑师将接受这样的请求并实现它。而不需要你告诉他按哪个按钮。

剪辑师们的另一个痛处是。不要碰这台机器。把你的手指从按钮上拿开。有些剪辑师对导演拿走一个场景,或者自己做剪辑也会感到很高兴。如果他们有额外的设备,而且不会觉得被冒犯或感到威胁,那么导演通常以这种方式工作是很好的。但在你开口之前要仔细感受一下。你要和这个人在这个房间里待好一段时间。

剪辑修补

比如说在表达内容方面有问题。比如一个特定的故事情节没有被清晰地传达出来,导演会有各种各样的工具。重拍是最好的。但很少有电视剧有足够的预算让演员和工作人员回来再拍。如果有第二组或穿插组拍摄的预算,较便宜的插入镜头通常会很有帮助。如果你计划补拍一个镜头,一定要让剪辑师插入一个“缺少场景”的卡片。否则你就会习惯看没有卡片的影片,然后你会逐渐意识到你可能并不需要这个补拍的镜头。另外,囊中羞涩的制片人可能也会说:“对我来说没问题,我们不需要补拍。”

镜头外的对话通常能创造奇迹,会让故事更流畅。如果你将在“后录对白”中叫演员回音棚录制,这便是一种“免费”的解决办法。但在剪辑过程中,重要的是你要确定了会添加这一条想法。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1)告诉所有人;2)通过录音给大家看到。后一种方法往往效果最好。告诉剪辑师你想补录的一些镜头外的台词。他会让他的助手准备好麦克风。你可以自己读台词(如果合适的话,也可以问一个合适的异性)。花点功夫进入角色。模仿你需要的声音。这很有趣。也很有效。

后期剧本修改

剪辑师有时会看一眼某个场景,说:“这搞不出来〞,然后按照你准备写剧本时争论的方式剪辑它。很明显,每个人对后期的脚本修改都非常务实。通常情况下,当导演在筹备阶段修改剧本时,被称为“审美差异”。而当一个剪辑任意地重新处理一大堆不清楚的素材时,这被称为“拯救片子’

剪辑师的大部分工作都围绕着删除多余的内容展开。观众们很聪明。如果你只是敲打他们的脑袋,他们很快就会失去兴趣。导演在后期制作故事剪辑中的角色通常以“如果…”开头。通常比如:如果我们从这条切到那条,然后去掉中间的部分。

纸牌屋

在拍电影的日子里,剪辑师们常常为自己的剪辑解释。在某种状况下,他们不得不这样做。他们在剪真正的胶片。如果导演想用一千种方法来尝试,电影本身就会变成一个“手风琴”。它会在穿过Moviola的片门时咔哒一声翻过来。他们必须再订购拷贝。就变得非常昂贵和耗时。

弗兰克·欧文是《灰狐狸》 出色的老派剪辑师,他过去常说:“这是纸牌搭成的房子。我没法更改一帧。”(这支片出自一个新手导演的第一部、也是仅有的两小时长片,他把它删减到24分钟,大意是说:“剩下的都是废话。”他简直是为所欲为。

现在既然编辑是“非线性”数字化的,那么编辑可以进行的剪辑和版本的数量就没有限制了。但是一些编辑们仍然相信“纸牌屋”的东西。有时他们是对的。有时是因为他们很懒。但作为导演,你有权看素材并按你的意愿剪辑。编辑有义务给你看。如果片子不理想,你就需要再看看素材。

这是不是在你的合同里

导演公会的合同中都有关于导演在剪辑过程中的权利的条款,每个导演都要签署一份协议备忘录,明确规定你在后期过程中工作的时间。还有一些条款会限制导演的权利。总结起来就是:在你所拥有的时间内,让这个影片表现出很棒的结果。这是一个职业导演必须要做到的。但是不管你在准备过程中花了多少心思,在拍摄过程中付出了多少汗水,在你打算出片提交的时候,制片人突然想要剪入一群跳舞的女孩。这也是导演们热切渴望获得“A”级别导演地位能得到最终控制权的原因之一。因为这就像看到有人要勒死自己的孩子一样让人心痛。

这也是与团队,尤其是是制片人和剪辑师发展良好工作关系重要性的另一个例子。他们希望影片是好的,通常人们不愿意与他们的朋友争论。但在某种程度上,导演必须信任这个流程。你的导演版本会被发送给所有在制片厂/电视台的重要高管。如果制片人接管了影片,真的毁了这个影片,制片厂的其他主管们也不会忘记你的版本。现实情况是,与你合作的大多数制片人(就像大多数演员和工作人员一样)都是有才华、有担当的人。

临时的音乐

制作导演剪辑作品的一个很好的工具就是临时音乐。拉尔夫·

罗森布卢姆在他关于剪辑的必读书籍《剪辑始于摄影结束》中详细讲述了他的音乐知识是如何提高他作为剪辑师的能力的。导演也是如此。

剪辑师有时就是没有时间把好的临时音乐放入他的剪辑版本中。一个有音乐知识的导演,从第一次读到剧本开始,就应该要一直为这个独特的影片考虑和收集临时音乐。寻找临时音乐的好地方是现有电影的原声带。许多现代电影发行配乐cd、包括配乐、动作、爱情主题等等。这些都可以是在家播放的美妙的晚餐音乐。当导演需要一首写着“现代不正常的年轻人快乐地骑过贫民窟” 的歌曲时,你会从你的收藏中找到斯图尔特 · 科普兰(StewartCopeland)为弗朗西斯·科普拉(Francis Copolla)的 《Rumblefish》中选取的令人惊讶的歌曲。

指导音乐

电影音乐有两种基本类型。当汤姆·克鲁斯在电影 《甜心先生》中伴着汤姆·佩蒂的《自由落体》演唱时,大多数人想到的就是电影音乐。但这只是电影音乐的一小部分。主要部分被称为分数:强调,主题,恐怖提示,动作提示。《大白鲨》里的”哒,哒,哒”的暗示。这就是配乐。

高预算的电影聘请知名作曲家创作配乐。也可以买流行歌曲。高预算的电影在音乐上的花费往往比普通独立小制作电影的全部预算还要多。小预算的影片根本负担不起流行歌曲。而且大多数独立电影也没有使用流行歌曲的位置。想象一下《性感野兽》里有布兰妮 ·斯皮尔斯的单曲……但几乎所有的影片都有某种形式的配乐。为此你需要一个作曲家。

在导演的工具箱里,音乐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音乐是仅次于表演和摄影机的表达情感和创造情绪的工具。在拍摄过程中导演应该时刻留意音乐创意。故事中的十几岁的孩子有一支摇滚乐队吗?为他们录音。故事是发生在小意大利的现代街头戏剧吗?那么把曼陀林和现代电子乐器融合在一起怎么样?在你的故事中,有一个工厂是很重要的吗?机器会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吗?请制片人让混音师花几个钟头录音。作曲家可以把任何东西创作成音乐。如果单独录制的话,铁链在管道上发出的咔嗒咔嗒声也许也会是一种美妙的声音。

选择作曲师

通常对于长篇作品,制片人会邀请导演在选择作曲家时发表意见。制片人和导演会询问一些作曲家,他们知道他们的作品,哪些作曲家可以在这个预算水平上工作。你要给他们发一个剧本,邀请他们来尝试合作。他们做小样。他们谈论他们听到的风格、乐器等。

一个似乎非常适合这个影片的作曲家被雇用了。导演与她一起工作,配乐开始制作。

作为导演,你应该时刻记住,你可以带着问题去找作曲家。如果说两位主角之间的情感吸引并不是立刻就能显现出来,但本来是需要这样的。一个有才华的作曲家可以创造出即使在房间两边的两个人都能突然坠入爱河的幻觉。需要帮助的动作场面也是类似。如果希区柯克用比吉斯乐队的配乐代替伯纳德·赫尔曼的恐怖配乐《惊魂记》的淋浴戏会有多恐怖?当作曲家与导演作为故事团队的一员一起工作时,说不定会发生令人惊讶的奇迹。

没有选择的作曲家

但职业导演通常并不会参与到决策。有时候制片人只能在预算内及时提供了合适作品的作曲家建立了合作关系。对于导演来说,如果一个作曲家的首要目标只是拿到制片人的下一个片子,那就不太理想了。

但是在这种“奉子婚姻”中还是有办法的。如果作曲家为制片人工作,制片人也有很好的音乐品味,那就没问题。如果制片人的品味不够好,那也请从作曲家的角度来看待它。所有的音乐家都热爱音乐。他们也许没有得到足够的报酬来做这些。所以,如果他们为一个制片人工作,他说“只要在这里放一些甜蜜的东西,在那里放一些可怕的东西就好了”,作曲家会有多投入?任何有点追求的作曲家都宁愿为注重过程并为追求卓越而努力的人工作。

也要知道,作曲家也并不是确定你是不是下一个A级导演才考虑他们是否想和你一起工作的。

作曲家讨厌什么

作曲家往往讨厌临时音乐。导演们加入了这些美妙的临时线素:丰富的、精心编排的《逃犯》片段,每个人都喜欢。然后作曲家必须尝试用詹姆斯·牛顿·霍华德5%的音乐预算来复制它。突然间所有人都觉得作曲家很差劲。

显然,导演应该使用节目能够负担得起的临时音乐。如果整个音乐预算只有2万美元,就不要使用《英国病人》中的临时音乐。有很多不贵的音乐风格。最常见也是最无趣的是罐头音乐。低预算的制片人经常使用合成音乐作为编曲的廉价替代品。其实现场爵士乐队并不贵。钢琴和弦乐四重奏也都不错。且当地的交响乐团的演奏往往价格也很合理。

至于歌曲,总是有一些新兴的团体想要和电影配乐合作。他们会以极低或免费的价格将歌曲的版权同步给你。你的影片也会有时髦另类的新颖感觉。

时间的压力 —— 又来了

这是一个经验上的原则,作曲家越早给你听的东西,你就越有可能得到有用的东西。作曲家面临的问题是画面的变化。如果你有世界上所有的时间,作曲家会等到电影完全剪辑好后才开始创作音乐。这样,当女孩拉着男孩的手时,作曲家就能演奏出有一点火花的乐曲。继续推进,女孩亲吻男孩,然后渐强。这一切都是完美同步的。这种工作需要时间。但如果作曲家为这个场景创作了配乐,然后这个场景又被重新剪辑,作曲家就必须回去编辑或重新作曲,以便一切都能重新匹配。音乐编辑比影片的编辑其实要复杂得多。

指导混音

混音为你的电影创造了清晰易懂的对话,激动人心的音效,激动人心的音乐。所有声音的完美的平衡。它有能力可以创造和维持情绪。

如果你认为视觉编辑是复杂的,等你坐在一个大大的混音工作室。通常它有一个20-30英尺长的混合控制台。在它上面、下面、旁边和后面都有一系列高科技部件,使波音747的驾驶舱看起来都像是一个袖珍计算器。

什么是混音?

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但导演需要获得一定的技术去理解混音,以便有效地指导它。Mix工作室每小时收费从几百美元到几千美元不等。一个长篇的混音可能需要两周到两个月的时间。所以很明显,导演不能只是坐在那里说,“我不喜欢那个声音,改变它。”

简单来说,混音就是将观众在电影中需要听到的所有内容混合在一起,以表达意义和情绪。通常情况下,有一个首席混音师和两个混音师在他手下工作。首席混音员通常负责混合所有对话。另外两个负责音乐和音效。他们坐在混音台,也叫“台上”,上下调节调音器,使声音变大或变小。他们拧表盘增加或减少混响,EQ,和各种其他参数类型的效果。他们偶尔会连接其他“台外”的组件,过滤掉不必要的噪音。

无数的音轨

为什么混合器有那么多单独的推子?每个推子代表一个音轨的音频。简单地说,某个演员在广角镜头中的所有对话都在1号和2号推子上。中镜头的对话在3号和4号推子上。特写镜头是推子5和6。通过这种方式,混音器可以平衡电平、EQ和混响,从而保持场景实时产生真实的幻觉。而不是让声音像是在飞机上飞行一样的一分钟但下一分钟又不一样,不要让声音像是早晚高峰时一样声音起伏不平。

为特定演员记录用的可更替的音轨而添加了几条音轨。然后将这个数乘以他们会出现的所有场景数。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推子,而这只是对话用的。再加上多达50首的音效音乐,20首或更多歌曲轨道。它加起来了就无数轨了。

导演要为混音做的准备

在影片编辑的后期,声音编辑团队集结开始工作。对话编辑将整理场景中记录的音轨,检查备选镜头,列出她认为需要的录制效果不太好的清单。

音效(SFX)编辑将对音效进行同样的处理。他列出了可以从音效库中获取什么,需要在现场录取什么,以及Foley(动效拟音)团队可以处理什么。还会有一些片段放映给音乐家观赏。在这个观赏过程中,大家将决定音乐在哪里需要以及它需要达到什么效果。

显然,大部分的准备工作都是例行的技术工作,几乎不需要导演的投入。事实上,如果导演从不与声音编辑交谈,也不费心去混音,编辑和混音师完全有能力让影片听起来完美。但当导演想要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时,就需要和这些朋友交谈了。

比如导演对特定的音效有强烈的感觉,现在是时候让SFX音效编辑主管知道了。如果声音没有被记录下来并放在混音器的轨道上,它们也就不会出现在影片中。就像你要避免给影片剪辑师一个愚蠢的指示一样,你也要避免浪费声音编辑的时间,比如像这样:“好吧,当坏人开枪的时候一一他的枪应该发出一声巨响…

这些人都是很棒的工作者。他们以前已经做过无数次了。一条好的原则是:如果你想让你的剧听起来和其他同类剧一样,放松点。这就是人们常规做出来的效果。但如果你想要一些不寻常的东西,那你必须告诉他们。

预混音

一旦声音编辑完成了他们所有的对话,ADR, Foley, sound FX,Ambiance等等的编辑,他们就会把它交给混音团队(通常是在一个或多个硬盘上的数字格式)。在这时,这可能是影片已经调过色了。

也可能是视觉效果已经完成并剪辑。有时甚至连标题和演职员表都完成了。所以混音师将混合一个其他部分都已经完成的电影。这一点的意义待会就会清楚了。

在真正有创意的混音处理之前,混音团队需要做大量纯粹的例行工作。这叫做预混合。导演和制片人很少参加这个步骤。但为什么不呢?

以对话为例。所有的对话场景必须调整音量,EQ,特别是背景噪音,如果你只播放对话而没有其他任何声音,它听起来会非常自然。换句话说,尽管主镜头和特写镜头之问的背景噪音水平和麦克风位置可能有很大的不同(通常麦克风可以放置得更近,从而减少背景噪音),但每个单独的、通常不同的镜头声音都必须进行调整、过滤、隆低噪音、调高或调低,直到整场戏听起来像是这个预算下该有的流畅、千净和无缝衔接。

一般来说,预混音是指混音团队将通常数百条音轨预混音成可管理的数量。因此,在后期的混音中,当导演说,“这个场景中的对话有点太安静了”,混音师可以简单地提高对话的整体音量水平,而不必调整每一个音轨。

几乎所有的影片混音台都是计算机化和自动化的。因此,当效果混合器在一个场景的过程中慢慢提高特定音效的音量时,计算机就会 “记住”它。以后每次影片到达这个位置时,调音台上的实际推子就会自动拾高。 它自己可以计算。

如果导演有时间的话,每天花一两个小时去预混音是非常值得的。它有助于发展与混合团队的工作关系,它使导演熟悉混音师所面临的问题。举个例子来说吧,因为背景噪音非常高,所以有些场景的对话都是边缘性的。如果导演在预混音这些场景的时候刚好在现场,那么很明显,最好的结果就是你能让这种对话音量足够充分。如果你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你走进了混音区,听到了那个对话,你就会很乐意浪费几个小时让混音师演示给你为什么这段对话听起来不太美妙。

混音开始了

导演被安排坐在混音控制台和团队后面的一张桌子前。出席的可能有影片剪辑师,可能有声音编辑,作曲家,混音师帶会请助理回放整个影片,其实是为了给大家看目前的状况以及还有多少需要再处理。我之前也提到过,混音师一般会混音出一个比较完整的影片。然后彩色倒计时,标题,等等.当他们按下播放键时,画面逐渐消失,音乐开始响起,然后,

“这是你第一次看你电影!”

这是这部电影第一次有合适的色彩、标题、音乐、效果和干净的对话。这对导演的影响往往是非同寻常的。从你第一次读到剧本的那一刻起,这部电影就已经存在于你的想象中。每个组成部分一个接一个地完成。首先是拍摄,然后是剪辑,然后是音乐、声音、视觉效果和标题。只要有一个元素还没有完成,这部电影就仍然是部分虛构的。现在是真正完成的了。这就是展映。一切都在那里。

我们会做出调整。稍微改变一些表现的重点。但如果你或制作团队中有人一直在欺骗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制作什么,那么现在也就是对他所做的一切无法避免面对现实的时刻了。

有时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惊喜,一个真正的胜利时刻。有时则不是。不管你的反应如何,你不是在观看已经付过费的节目。付钱给你是为了让这个片子变得更好。不要让你的反应蒙蔽了你,你可以做很多小的事让这个片子更好,

混音

现在你已经看到/听到它了。你大概知道这部剧是什么。知道它需要什么。你可能已经特别注意到你想要的改变。最常见的混音通常包括音乐的位置和相对的音量。一段音乐与对话和音效发生严重冲突很常见。我们会讲到的。但还有其它重要的事情要先做。

混音团队需要一些鼓劢,“千得好,伙计们,你们真的使对话变得流畅,等等。”主混音师的位置是一个困难的位置。他需要高超的艺术和技术技能。他们还拥有高超的外交技巧,有时我认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可以在一个下午解决中东冲突。说在混音室里发脾气是一种常遇到的状况。是时候开始工作了。

混音师按下 “播放”键。放映机闪烁起来,我们走起来。前进了十秒到五分钟不等。然后他们会停下来,回到某个人(或你)觉得有问题的地方,从那个地方处理然后重新开始。以这种方式,他们逐渐在影片中发挥作用。但要记住,这三个混音师还没有将他们的工作永久地混合在一起。音乐可能是完全错误的,但对话和音效的混音愉快的进行着,以实现持久的完美。要记住,计算机会学习。它不会记错。

你听到了一些你不确定的东西。你张嘴评论,让整个团队停下来。等待。混音师更喜欢你让影片再播放一段时问,看看是否有什么需要注意的。通常情况下,他们会在另一次过片中抓到这个修改点。如果不是,就说出来。混音团队不太可能注意不到明显的错误。但他们可能会错过的是本该发生在屏幕外的声音。这些声音会对屏幕上的动作产生影响。比如说外面在绞刑架上施工的声音应该会对牢房里的囚犯产生影响。调音师通常需要你告诉他们影响有多大。

一个小提示:使用数字。在屏幕底部有时间代码。它们通常测量运行时间。每一卷都在连续的时间开始。Reel 3的时间编码地址从3:00:00:00开始。所以当你注意到什么东西听起来不对的时候,你就想把数字记在你的记事本上。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一个适当的方法是向混音师指出有问题的部分“5点05分的敲击声需要再大一点。” 他们会把这些数字敲到键盘上,马上就会回到那里。相反,业余爱好者则会说:“在杰西笑之前,后面背景里的敲击声应该再大一点”

如果导演有一个激进的观点,现在正是表达它的最佳时机。混音师会一直做他们认为听起来正常的工作,除非他们被告知需要不一样的。作为导演,在混音时你也拥有巨大的权力。你的可能性的范围可以从死寂般的寂静延伸到震耳欲聋的噪音,以及介于两者之问的一切。例如,有时导演会在一个场景中将对话处理的轻描淡写。而让音乐或风吹的声音更大。这能能产生惊人的效果。

同样地,导演也可以要求不存在的声音。假设你突然意识到你的家庭晚餐的对话需要删除对话,被一群愤怒的鸟叫淹没。主动提出要求。混音师可以在线访问大量的声音效果集合。如果没有他们就会让SFX音编助理找到并把它放进来。处理这样的请求通常只需要几分钟。

音乐混音

作曲家讨厌导演糟蹋他们的音乐。但有时这是必须的。有一次我在混音一段很长的追逐戏。那音乐是剧烈的摇滚乐。过了一段时间,它开始吱吱作响。我问混音师音乐的分轨是怎样的。他告诉我吉他、贝斯、圆号和鼓都在不同的轨道上。我说:“太好了,除了11点21分的鼓点,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让鼓点撑到11点37分,然后把所有东西再放回去。〞他试了一下。这为行动带来了很好的喘息。也许圆号本身的声音会很好。只用鼓和贝斯又怎么样?试着玩起来。

有时音乐的引导听起来完全错误。它与对话或特效相冲突。或者是错误的调子。马上标记这些信息点很重要。让作曲人知道(如果她在的话),她可以开始寻找解决方案。有时作曲家可以重新混音并把它返回来。或者,她可以创造一个全新的音乐段落。最常见的是,她会建议从该影片段落更早或更晚的部分“提升” 音乐段落。比如“在标题序曲中有一种低沉、不祥的重音。我们能不能把那一个音符去掉?

隐藏缺点

有件事很奇怪。大多数人的大脑一次只处理一件事。这是魔术师的生存准则。每一个魔术都是在转移注意力的暗影中进行的。这种技术至少在电影中也同样有效。比如在一个演员的表演中有一个时刻你感到很讨厌。比如说他的眼睛有一次不小心穿过了镜头。告诉混音师在那个糟糕的时刻之前一到两帧放狗叫或汽车启动的声音。它不需要很大声。令人惊讶的是,冒犯的感觉竟然消失了。

把声音调大

音量是相对的,电影的音量是有物理限制的。如果你的电影很安静,适度的声音会显得很大。如果你有一场全是枪战的戏,在某种程度上,什么都不加入都会显得很吵。在混音环节中,如果导演或制作人不明白这一点,他们就会一直让混音器把音乐或效果调得更大。

这就是混音师的作用。他会把音量水平调到红色区间。然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爆炸的场景。混音师会被要求把声音继续调大。但已经是到顶了,他要怎么办?答案是,他必须回去撤销你所有的提升音量的请求。所以当需要真正的强度时,会有一些余量。

小技巧吗?要注意看音量表。它们很大,就在屏幕下面。如果你看到跳跃的表针大多数的时间都接近顶峰,知道这一点:剧院放映员和在家看片的观众会快速的把你影片的音量调到最低。

混音的争取

导演很少与混音团队发生冲突。混音团队之间也很少打架。但如果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放在一个房间里,他们都拥有某种程度的创造力,冲突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很大。作为导演,在这部剧的这个阶段,你已经厌倦了照顾孩子和建立共识。你厌倦了控制大家让大家停止争执聚焦与做好工作,但你还得再坚持一段时间。导演们需要在混音室里继续锻炼他们所有的艺术、技术和说服能力。

混音是导演真正可以改进画面的最后一个地方了。这之后就要轮到别人了。